新闻资讯

云离讪讪地别开视线

2020-06-05 09:59      点击:70
“这两盆死人花,有什么好养的?还说要教我们魔法,根本是放屁!换一种方式为难我们罢了!”云离盯着那两盆快枯死的不知名花儿不满的抱怨,她已经给花浇了多次的水,奇怪的是不管浇多少水,泥土像吸水似的一下变得干干净净,如同没浇过水。她的耐性快用完了!一定是苍昀在花上动过什么手脚,根本不想让她们养活,一定是这样!“云离,耐心点。大人说要教我们魔法,就会教。他不会骗我们的!”小笙在一旁微笑,给她的那盆花细心的呵护上水分。“干吗帮他说好话?”云离不满,盯着小笙直瞧,天哪,她简直太有耐心了,居然将干净的抹布沾了水,一片一片的涂上花叶!“苍昀大人的心地很好,所以他不会骗我们。”“你怎么知道他心地好了?依我看,他比任何人都阴险,人家坏的都写在外面,他藏得一丝不苟,这还不够可怕?”“云离,你又别扭了!”小笙不在意的笑笑,不去反驳她的话。“你真有空,居然这样给花喝水?”云离不高兴地看着小笙。“这办法很好哦,你试试,我发觉这些花叶不会像泥土那样吸掉水分,就算有,速度也不像泥土干涸的那样快,也许这样可以慢慢给它们补充水分的!”“这样一点一点的涂?烦死了,哪有人这样养花的!”云离暴力的想摔了那盆该死的花,但想到苍昀承诺的魔法,她实在无法下手。一旁小笙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花,温柔的对花说,“花儿花儿,你要快点长哦。我想学习魔法,那样我就能保护自己了!”花儿的叶片仿佛轻轻摇曳了一下,不过谁也没察觉。内室里,苍昀抚着自己面前的水晶球,神色柔和。那只雪燕围着房梁飞舞了两圈,又栖息到苍昀肩上,尖尖的嘴巴在他的脖子上琢了一下,仿佛在淘气。“燕儿,你不赞成我教她魔法吗?”苍昀微微一笑,回眸看燕子。燕子挥舞了下翅膀,继而缠着他的脖子,亲昵的蹲在那里,不肯再飞走。忽然,那只水晶球四周发出了奇异的光芒,然后,一张男人的美丽脸庞在那球里慢慢显现出来。“你要教她魔法?”男人的声音是讶异的。“不行吗?渝。”苍昀对着球里的男人微笑。“教她魔法,你不怕‘她’重生么?”“不会,那道封印是不会被解开的,”苍昀幽幽一叹,“因为那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诺言。”球里的男人神色一黯。“现在的她,身上的戾气太重,这样的她,不适合修习魔法。我必须先去除她身上的戾气。”“她毕竟不是‘她’,云离的身上没有魔性。”球里的男人渝轻叹。“这不是很好吗?”苍昀微微一笑,“‘她’太强了,如果‘她’复生,那么我现在的法力是无法抵御她的。”球里男人显出担忧的面容,“就怕‘她’有复生的一天!”“那道封印不会被解除。”“是吗?你那么肯定?昀,不要忽视感情的力量,我不想千年前的事再发生一遍,你和她依旧脱不了轮回宿命。”“如果那样,也是命该如此。”苍昀湛黑的眼眸流露出一丝伤感,如梦似幻的迷离。“你……好自为之吧,”球里的男人深深一叹,慢慢消失。苍昀一人对着水晶球发呆。云离在新住的屋子周围转了圈,发觉流铭这里真是一切都好。山清水秀,非常的适宜。这么好的地方,就给苍昀一个家伙住,未免有点浪费。等她逛了一圈,跑回屋子,发现小笙正背对她低头弄着什么、“你在干吗?”她忽来的声音把小笙吓了一跳,几乎是跳起的,就把手里的东西往身后藏。“那是什么?”眼尖的云离先从她手里夺过来,发觉是一瓶药酒。“怎么回事?你受伤了?”她皱眉,盯住小笙。“没……”小笙被她瞧的心虚,轻声回答。云离已经一把拎起她青紫的胳膊。“谁弄的?”她眼里几乎要喷火,很快发现小笙不仅胳膊上,后背,眼角都有淤青。“我自己不小心摔的。”“说谎也要说得高明一点!这明摆着是被鞭子抽的,你不说我也知道,是那个女人!可恶的女人!”云离转身,就要夺门而去。“云离,你别去!”小笙急忙拦她,“是我自己笨,做事动作太慢,才被责罚的。”“她欺负我们是新来的?”云离冷笑,“这世上果然哪里都一样,就只会欺负弱小的人。流铭这里也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人!”她一把推开小笙,要去找那个恶毒的女人算帐!小笙被她推得跌倒,“云离……”她看着她的背影,拦不住她。“荷露,你出来!”云离在后园里喊。这里是侍女住的地方,荷露则是这里的管事。意料之中,有凌厉的皮鞭向她袭来。云离早有防备,避了开去。“我是这里的管事,你一个小奴隶,居然直呼我的姓名,看来你的确没有一点规矩,需要我好好调教!”荷露在她面前站定身形,冷厉的脸上带着轻蔑的笑。“教训?你所谓的教训就是以强欺弱,把小笙打成那样?”云离十足的恼火。“那笨丫头,什么都做不好,身为管事,自然要好好教她。”荷露冷笑。“流铭居然还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苍昀是吃闲饭的吗?”荷露着了火,“住口!你这死丫头真是一点规矩也没有,看我怎么收拾你!”她忽然挥舞起长鞭,凌空飞起,手掌翻开处,那长鞭隔空一下变成了好几条,云离瞪着那些鞭子,心里没有畏惧,但苦于想不出应对。她知道,只要荷露催动法术,这些鞭子便会一齐抽到她身上。可恶,她居然什么也不能做。“死丫头,知道怕了?”荷露看到她凝滞的神色,在空中冷笑道。“呸!怕谁也不会怕你这僵尸!”“你说什么?”荷露脸色大变,简直要气的发抖。“我说你是僵尸,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瘦的跟骷髅没两样,还一天到晚那张僵掉的脸,不是僵尸是什么?”云离轻蔑的笑着。“死丫头,你活得不耐烦了!”荷露眼神发狠,催动咒语,手中的皮鞭四面八方朝云离挥舞过来。淡淡的烟雾缭绕在室内,琉璃桌上摆着三个水晶球。中间那个最大的水晶球散发着幽幽光芒,雪燕就停留在球体上。仿佛带有灵性的双眼,望向闭目打坐的苍昀。苍昀睁开眼,伸出了左手,雪燕扑动翅膀,一下朝他飞去,停在他手背上。“燕儿,你也看出我心神不宁?”他微微而笑,抚着燕子头顶那鲜绿与鲜红团簇的羽毛。雪燕忽然转动脖子,伸嘴在他手指上琢了一口。苍昀微微扬眉,有点讶异的看着燕子,“怎么了?”雪燕拍动翅膀,盘旋地在他面前飞了飞。“你是说,有事情发生?”苍昀抱住它,来到水晶球面前,伸手拂过散发幽芒的水晶石。球体里慢慢呈现出急匆匆穿梭在流铭的小笙。看样子,是往他寝宫的方向。她为什么这样急,难道是云离出了什么事?苍昀心一惊。他很自然的凝力掐算,蓦地,放弃了动作,无奈的看向肩头的雪燕,“我似乎总是忘了这点,我无法算出有关‘她’的一切。燕儿,我们出去瞧瞧吧。”“主人,你要出去?”一直在宫殿外护卫的清仑,看到苍昀匆匆走出,有点奇怪。“清仑,你随我来。”“是!”清仑是苍昀的贴身护卫,也是流铭的护卫长。从他很小的时候,就跟随苍昀,他永远记着父母的遗言。他们家生存的目的,就是要守护神圣魔法师,守护流铭。很少见到主人这样行色匆匆。跟随一旁的清仑虽然心底有疑惑,但是向来尽忠职守的他,像往常一样跟上苍昀,并不多话。苍昀御气飞行的法术已练的十分精妙,但因身后的清仑,他并没选择飞行。路上与焦急跑来的小笙碰个正着。“苍昀大人……”小笙还什么都来不及说,只觉有一股力把自己托起,下一刻,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青色衣袍,俊朗的眉目,英气逼人。感觉被他结实有力的臂膀抱着,她一下红了脸。清仑早在看到苍昀示意后就抱起这女孩。让他讶异的是,这女孩就像羽毛一样轻,轻的几乎没有力道。“云离在后园?”恍惚间,小笙听到苍昀的声音。“是,快去救她!”她急忙回神。苍昀来到后园的时候,云离如断线风筝般的纤瘦身躯正往他这个方向摔过来。那是从空中狠狠的坠下,显然是被人用法力制住弹跳起的身子。苍昀心里一急,很自然的去接云离坠落的身子。在接到怀中人,看清她浑身的血污时,他的心抽了一下。居然是那般凄惨的模样,这是云离吗?那个刚才还在他面前发狠的女孩,现在居然变成如此?“荷露,你还不住手?”他清雅的声音里已经凝着微微怒气,只是别人都听不出来。“苍昀大人。”荷露收了鞭子,首先拜了下来。“你在做什么?”苍昀站在她面前,语气微冷。“大人,这个小奴隶一点规矩也没有,荷露正在教训她。”她还有话要说,但感到手里的皮鞭蓦地反力向自己,居然在自己肩上抽了一鞭。“大人!”荷露吃了一惊,心里浮上害怕,苍昀居然出手了。她从没见过苍昀对任何一个下人出手。“在流铭,允许鞭打奴隶吗?看来,你也都不记得规矩了。”苍昀的神情微凝, 北京33选7网站冷淡里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严。荷露屏着最后的一点胆量, 北京33选7手机版下载“我是女王派来的人!”“女王?”苍昀清雅的脸上居然露出一点淡淡的笑容, 北京体彩33选7开奖信息神情有点奇特, 北京体彩33选7官网“不错,你的确是女王派来的人,平日里我也对你睁眼闭眼了。”他的左手边忽然绽出一道金白的光芒,十分耀眼。在众人还没有看清楚的时候,就听到荷露一声惨叫,瞬息就被吸进苍昀左手中的檀木盒里。昏迷中的云离幽幽醒转的时候,全身只有撕裂般的疼痛,骨头都快散了似的。但似乎有一股温凉的力道支持着自己快要散架的身体。她惊觉,居然被苍昀抱在怀里!“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她首先挣扎着四处一望,发现周围都没有人了。没有那个凶恶的荷露,没有围观的人,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苍昀。而且,这也不是后园,而是他的寝宫!“你伤得很重,不要说话。”他淡淡的声音里竟透着些许的柔和,飘进她耳里。可惜她现在身上痛得太厉害,什么都注意不到了。“放开我!”她倔强的说。他轻轻的松开手,“我不碰你,但你必须凝神,我先为你治伤,不要再说话。”心里那种熟悉但又陌生久远的苦涩慢慢袭来,他清妍的脸上露出一丝微微的笑容,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永远都不喜欢他碰她啊。云离忍着剧烈的疼痛,咬紧嘴唇。感觉他放开她之后,她的身子没了那股温凉的支持力,疼痛越甚。但是,她不要他抱。她的眼睛茫茫然看着他如素洁净的白衣,已经染上她身上的血污,那种刺目的颜色让她觉得是自己弄脏了他的衣服。就是这样的刺目,这样的不相称啊!就如他抱她在怀里的感觉,那样的他抱着如此的她!虽然离开了之后又是那股茫茫然的失落,但要她如此模样的距离他那么近,她就是不要!她不要!云离很想照苍昀说的专心致志,因为她也想快点摆脱痛楚。但是,如此与苍昀面对面,她发觉自己很难集中精神。心里有种排斥与别扭夹杂的奇异感情笼罩,她只觉自己是讨厌极了面前人。“要救我就快点啊!”她实在不喜欢与他对面的为难,只想快点摆脱这种别扭的情绪,那更超过了身上的疼痛。对方神色平静,幽淡的眸光里,慢慢闭上自己的眼。“凝神。”他清雅的呼吸就与她近在咫尺。云离睁大眼睛,看到一缕白光又似白烟自他头顶缓缓升起。在那如云如烟的烟雾里,一颗晶白透明的珠子慢慢呈形,那是什么东西?她好奇极了,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这颗珠子。瞬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笼罩住她。仿佛这粒珠子很熟悉,又仿佛她极其厌恶,忍不住想打掉那珠子。她自己也觉得奇怪,意志一下像不是自己的,而是由别人操控了。她要费很大的劲,才让自己忍住对这粒珠子厌恶与破坏的情绪。同时纳闷刚才那种激烈的情绪。一股柔和又劲道的力量忽然托起她的手臂,她看到那颗莹白透彻的珠子带着那奇异的光芒,自她的左臂游移到右臂。神奇的,光芒过处,她身上的疼痛被去除了,只剩下一股微凉的舒适触感。她看着苍昀,对方依旧闭目凝神,修长的手指自她面前优雅的弹过,像是操控那粒珠子的方向。在光芒中,那粒珠子又游移到她后背。看不到珠子来分散自己的目光,她的视线又控制不住地看起面前的人。是第一次有机会那么近的看到他吧,此时他闭着双眼,不再接触到那总是让她心神不能自惭形秽的眼光,她觉得自如极了。可以没有压力的静静看他。他真是好看的过分,她心里嘀咕了一句,有点气恼,还有说不清的情绪在心里撞击。目光顺着他的脸一直流连到他的颈项,白衣映衬间隐约透出的清瘦锁骨,在烟雾缭绕中仿佛更现诱惑。她忍不住地往下看,可惜再也看不到什么,包裹在素衣下的胸膛,那是一种不知名的吸引,让云离感到自己心脏的鼓动,血流的急速,有隐秘的激情流过。她被自己奇怪的感觉吓了一跳,明明是讨厌他的,怎么会被吸引?慌忙收回视线,不再去看他。背上在柔光的治愈下,也渐渐不痛。云离心叹,这就是奇异的魔法啊。如果她拥有了这些,不仅不会再受人欺负,而且可以做好多想做的事!她想着,眼珠子咕噜的转着,随她的思想一起游移。昀收回了那颗奇异的珠子,她看到它渐渐在他的头顶幻化不见。“那是什么?”她忍不住问。他依旧闭眼,没有理她。云离讪讪地别开视线,忽然听到他的声音,“你还需要静躺一下,等会儿才能走动。”“哦,”她闷闷地应了声。其实她是没道理不快的,她一个小小的奴隶,因为不守规矩而受了鞭打,这在精灵国度的任何地方都是稀松平常的。可能荷露比其他人恶毒了点,新闻资讯不过流铭这里真的很奇怪,苍昀明显是偏袒她这个小奴隶的。还如此为她治伤,任她心里再对苍昀不爽,她真的不该再抱怨什么了,这家伙的确好的过分了!“如果我修习了法术,我也能拥有那样的珠子吗?”她忽然小声地问苍昀。以为他又不会理睬她。“不能。”出乎意料的,这次他倒是答得爽快。只是斩钉截铁,没有一点温度的打破了她美好的幻想。她以为她也能拥有那粒神奇的珠子的。“而且,你还没养活我给你的花。”他又冷淡淡的说。“我会养活的!”她像是争辩着什么,又变成刺猬的敌对,没办法,苍昀那种神闲气定的模样就是让她镇定不来。他还在淡然的笑,那神情活像在告诉她,你养不活。“你就让我躺这里?”云离墨黑的眼珠对着苍昀转了两转,“你不怕我弄脏了你的床?”他先是没说话。室内静静的,静得她有点尴尬,有点窒息,才听到他淡然的声音,“你的确没什么规矩。受那皮鞭之痛也是应该。以你这样的个性,在白领主那里也受了不少苦吧。”云离悻悻说,“我的确是没规矩的野丫头!”“你不收敛你的个性,就无法习魔法。”“胡说!修习魔法和个性有什么关系!”她直觉反抗。苍昀不语,转身走出了屋子,仿佛懒得与她多作口舌。云离一个人躺在床上。他的床很舒服,而且有一点清淡的香味,那是他身上的味道,带有泠溪湖水的味道。云离在这个充满苍昀气息的空间里,好奇的四处张望。她看到桌面上的三只水晶球,那只讨厌的燕子此刻正栖息在不远处的一个琉璃制成的笼架上,倒头睡着,白色的羽翼微微的颤动,像是睡得香甜。睡觉的时候倒不巴着!云离心里嘲讽的想,这只燕子整天靠在苍昀肩上,在她看来,一副献媚的模样,很是碍眼。不想了,什么都不想了。她从来都没睡过这样舒服的床,先睡一觉。反正可以安稳的睡,不会有人来赶她。竟真沉沉的睡去,睡了个饱满。醒转过来的时候,发现一位白衣侍女正进来送点心。“姐姐,这是什么?”她起身,客气的问,身上的伤口已经不是那么疼了。“这是给苍昀大人的午茶点心。”侍女回答,看她的眼神里有点羡慕。云离竟然可以睡在苍昀大人的床上,并且他还吩咐她们不要吵醒她。“哦。”云离乖乖的应了声。待侍女刚走,她就从床上跳下来。围着桌上摆放的那些精致小点转了两圈。这家伙果然好命,居然吃了三餐还不够,还有什么点心。而且做得那么好看,一副滋味甜美的模样。云离忽然觉得肚子饿,听到自己咕噜空叫的肚子。她抚了抚,轻道:知道了,你不要再叫嘛!瞻前顾后的看看,最后视线锁定一杯透明的带着柠檬香味的液体。这是什么?她以前都没看到过,闻起来味道好好的样子,也许是什么琼汁玉液,说不定吃了能增长法力。心念转动之间,她举起杯子,咕咚咕咚一饮而尽。真的很好喝,清凉的感觉,她伸出舌头添了添嘴角的余味。还来不及回味,就看到苍昀从外面走了进来。“醒了,身上不痛了?”他见她站在桌边。她用手背抹了抹嘴角,暗想这回要被他发现她偷喝了。“你肚子饿了?”“嗯。”她应了声,心里盘算他发现自己动了他的午茶,会有什么反应?“你喝了什么?”果然,他顺着她的目光望到桌上空着的大杯子。“这个!”她指了指,坦白的说,“我很渴了,所以就喝了它。”她扬眉,“该不是喝了你什么宝贝的东西吧?”苍昀还没回答,在他身后的侍女忽然噗哧笑出声来。云离皱眉,那女孩笑什么?苍昀摆摆手,示意她下去。那侍女鞠了个躬,便静静地退了下去。他转而对云离说,“你肚子饿的话,就将这些点心吃了。”云离很意外,没想到他一点都不追究她的偷吃。他是不是对她仁慈的过分了?她有点迟疑地望着苍昀,“我……真的可以吃吗?”“当然,你肚子饿了不是吗?想吃什么都可以,只是,”苍昀指了指空掉的杯子,“别再喝这个。”“为什么?”她不解。“那是用来洗手的。”他沉默了一下,终于缓缓的说出。云离赧然,一下子满脸通红。难怪刚才那女孩要笑,原来这竟是用来洗手的。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感到了不好意思,自己竟是那么粗鄙愚昧?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她只想快点消失在他面前。他白衣卓绝的站在那里,更显出她的低劣来,喝了他用来洗手的水,居然还沾沾自喜,她竟然这么不堪!她的脸又红又白,最后终于抬起头,直直看他。“你想笑就笑吧。”她粗声说。他静静地看她,“为什么要笑?你只是渴了。那水是干净的,滴上了柠檬汁。我并没洗过手,而你喝了。就是如此。”他的声音里透着隐隐的柔和,像一股涓涓溪流润到她心里。她看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惘然。云离离开了。苍昀一人独坐在室内,雪白的燕子还在呼呼大睡。他有些迷离的视线落到水晶球上。烟雾之下,慢慢出现一张男人的脸。模糊不清的脸孔,他黑色的衣袍随风拂动,凄清的月色,透着哀伤与绝望。然后,他看到,那黑衣男子左手上的那把银色匕首,在寒冷月光下发着刺眼的光。苍昀蓦地合上眼,让幻想消失在水晶球里。“怎么了,看不下去吗?”寂静的屋内忽然传出声响,原来那天在水晶球里出现过的男人渝,又浮现在那晶球之上,正戏谑地看着苍昀,语气里透着淡淡的嘲讽。“你来了。”苍昀静静地对上渝,看他正双手抱臂站在水晶球里。“你并没失去前世的记忆,还要执迷不悟吗?”渝深黑的眼眸凝铸着苍昀,神情间几丝严肃和关切。“我没有执迷不悟。”苍昀淡淡的回答。“哦?是吗?那刚才是怎么回事?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动情,你已经对她太好了!”苍昀不语。渝继续说,“今年会是流沙千年转世的唯一机会。在这样危险的时候,你还要把她放在身边?!我从一开始就不同意!”“流沙不会转世,奥斯圣王的那个封印无法破除。”“但你仍然爱她!”“我会记住自己的使命,阻止流沙转生。”“换言之,这与你对她的感情无关?”渝口气不善。“你想听什么?如果你要了解我的感情,那么你说对了,我还是爱她!”苍昀从来平淡的语气了参杂了几丝激烈的情绪。“你疯了!师父平白让你重生,你竟还是执迷不悟!一千年前,你爱她,她不爱你。你无法下手杀她,就杀自己,你还要这样疯一次?!”渝激动的说。“渝,你如今已是圣王,不该如此激动。”苍昀微微一笑。“昀,我没办法不激动!你明白的,我们师兄弟一场,感情一向最好。为了那个女人,你失去了圣王的位置,被逐出神族,还差点魂飞魄散,事到如今,你却还要向着她,你让我怎么不激动?!”“你不要再为自己的私情,忘了自己的责任!流沙绝对不能复生,否则不仅是你们精灵族的危机,更是整个三界的危机!流沙一旦重生,她势必会将千年前没做完的事继续做下去!她的魔性你应该比谁都更清楚,到时候生灵涂炭,无法想象。”“如果你无法对她下手,我会在你之前,把危机解决。绝对不会容情,就算她是你爱的人也一样!我要对三界负责!”渝斩钉截铁的说完这些。苍昀看向他,“这是精灵族的事。她是云离,不是流沙。在她没成为流沙之前,你不能对她动手。否则你就触犯了三界的规矩,渝,你是圣王,不能做出任何违背戒律的举动。你既不相信我能对云离动手,那我只告诉你,我不是一千年前的魔羯神昀,而是精灵族的神圣魔法师苍昀,我的职责就是守护精灵一族。所以,我不会因为自己的私情而忘记守护他们。”渝的神色缓和下来,“昀,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怕你像过去一样,”他笑了笑,“你的感情真的很可怕,我怕你像过去一样再死一次,你知道的,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不愿看见兄弟有事。”“渝,你果然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会哭着跑来找我的小师弟了!”苍昀微笑。渝莞儿,“那当然,我现在可是神族的圣王。苍昀,精灵族的神圣魔法师,见了陛下,还不下跪吗?”他怪腔怪调地说起来。苍昀淡淡一笑,水晶球里,他千年前的小师弟,如今已散发着成熟威严的魅力,不再是孩子,而是守卫整个三界的圣王了。而他,也不是昀,而是苍昀,所有的改变在时间的长河里,都渐渐沉淀,唯一不变的,是不是人心?流铭的日子平静无波,倒也过得很快。自那日被处以鞭刑后,云离渐渐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倒不是因为怕了,她默默认同了苍昀的话。她的个性的确是很不好,招惹是非,又不知分寸。虽然她隐隐的感觉到苍昀对她的宽容,但这不能成为她肆无忌惮的法宝。她不想因为他对自己优厚,就挥霍起来,她本不是这样的人。也许她的性子的确有几分恶劣。苍昀要教她向善?她嘴角抿起来,觉得有几分好笑,这个神圣魔法师的确是她见过最奇怪的男人了。“云离!云离!”她在擦拭玻璃窗的时候,听到窗外小笙的叫喊。小笙很少叫得这样兴奋,怎么回事?“云离,太好了!你看,你看,这花儿活了!”小笙兴高采烈的捧着自己的花儿走过来。云离心上一惊,看到她那盆本来枯萎的花,果然开出了嫩黄的小花,在风里轻轻摇曳,很美很脆弱的样子。回头看看自己扔在屋里的花,已经是枯死的昏黄。这是怎么回事?她居然种活了?!“那不是很好,你可以修习魔法了。”她心里百味交杂,很不好受。参杂着羡慕与自己也说不清的厌恶。忽然很讨厌看到小笙的笑脸。“云离,”小笙发现了她的情绪,讪讪的叫了她一声,“不然你去学魔法吧,这盆花给你。反正你也知道我很笨,苍昀大人就算教了我,我也不一定能学会。”她小声地说着。“我不要。”云离很干脆的告诉她,“那是你自己养活的花,你让他来教你魔法好了。”她才不要占人家的好处。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也可以研习到魔法的。不是靠别人的施舍,而是凭自己的本事!于是,小笙开始了她的魔法生涯。一天一天,云离发现她的改变。她脸上的笑脸多了,笑的时候也多了自信。有时候,她会在她们两个的房里演练魔法。云离见过小笙慢慢离地飞起的时候。“我让苍昀大人教我飞行,呵呵!我不想学害人的本事,只要有一点防身的就好了。苍昀大人说我学得很快呢!”她没有心机的向云离倾诉着。云离握紧了自己拿着抹布的手,细长的指甲狠狠掐进了自己掌心。牙齿在嘴唇上留下深深的印痕,她没有察觉,快乐的小笙也没察觉。云离心里练魔法的那团火愈甚了,而她的那盆花却比原先拿到手的时候更加枯萎。终于,她摔掉了那盆花,颓然的倒在地上。花盆的碎片零星的散在河岸边,云离看着湖水里女人狠狠的表情。那是一张不甘失望甚至伤心的脸。她厌恶自己的模样。为什么?为什么她每天浇水,也不敢懈怠,她的花却枯萎了,她甚至学过小笙去偷偷用抹布蘸水给那花涂上,依旧是没能养活。啪嗒,一滴眼泪掉进湖水,搅起淡淡的水晕。她急忙用手背抹起自己的眼泪。她居然哭了!被打的那么厉害的时候都没有哭,从来不哭的云离,居然哭了!心里难受得厉害,她默默的伏在水边。“你知道你为什么养不活那盆花吗?”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她浑身一震。不想抬头去看他。苍昀伸手一拂,满地的碎片瞬息愈合起来,又变成了一盆完整的花。他轻叹,“养不活它,你就如此毁了它。这样暴烈的性情,如何能适养花朵。”“你早知道我养不活的。”她平静的说出这一句,也不赌气,也不激动。“爱心,你没有这个,所以你无法养活它。”他淡淡的开口。“而小笙有,是吗?”她听到自己冷冷讥讽的声音。“是,那是个非常善良的女孩,在养花的时候,她的爱心都渗透到她对花朵的呵护上,所以她能很快的养活。”云离忽然扯唇一笑,“谢谢你的告知。我不用修习魔法了。因为你要求的那样东西,我永远不可能有!”“爱心,那是多么可笑的东西,它能给我什么?能让我吃饱穿暖,能让我不用再受苦吗?它什么都不能给我!拥有了这个的人,就会像小笙那样白痴受欺负!我要这种东西做什么?我厌恶它!”苍昀默默地瞧她,神色中有一丝不忍一丝黯然。云离忽然抬起头,直直的对视他,下一刻就展开双臂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苍昀惊了一下,想推开她。无奈她抱得死紧,他听到她幽冷的语气在耳边,“你有爱心吗?让我感受一下。你看到了,即使你善待奴隶,但当我想如此紧靠你的时候,你还是想挣脱,为什么?就因为你还是看不起奴隶,我们不是在一个水平的位置上,不是吗?所以,我才要千方百计的学魔法,想要摆脱自己的处境。”她说完,蓦地放开他,冷淡讥屑的眼落在苍昀脸上,“优雅高贵的苍昀大人,我这个小奴隶刚才冒犯了您,如果您觉得不能忍受,那就处罚我吧。我心甘情愿。”苍昀看了她很久,忽然伸过手臂,轻轻的环抱住她。他的这个动作吓到了她,她比他刚才更加吃惊,迷乱了眼神在他怀抱里。他什么也未说,只是静静的抱着她……“你真的不能教我魔法吗?”怀抱中,她问他。“不能。”

  南宁讯(记者罗暘)5月8日上午,备受关注的2023年第三届全国青年运动会运动员村(以下简称“青运村”)项目用地截止挂牌,两块土地均以挂牌起始价成交,总价约19.7亿元。在青运会举办期间,青运村将为运动员和教练员提供住宿、餐饮服务。赛事结束后,青运村内的住宅可交付给普通购房者入住。

  新浪娱乐讯 5月22日,杨丞琳在社交平台晒出一张照片,她和好友在健身房合影,披散着头发还半吐舌头,灵动可爱。她的脖子上还挂着毛巾,看起来是刚刚运动结束。她配文道:“我们两个运动狂,本周上了一堂Zumba 两堂NTC !”

,,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

上一篇:否则稽查一关也不好过;又由于是私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