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势图分析

她要练成魔法

2020-06-04 21:30      点击:61
夜深人静,云离站在那片森林前,凝住了脚步。在她面前的就是魔法森林。那个传说中奇异又可怖的森林。此时,柔黄色的月光淡淡的散在树隙,森林中烟雾笼罩,幽幽的光亮。寂静的黑夜里,那里面隐约透着怪异的声响,像是野兽在嚎叫,又像是哭泣。云离的心扑通扑通的直跳,她终于迈出了步伐,朝向那魔法的森林。她有着坚定的心,她要练成魔法,既然苍昀不肯教她,那么她只有靠自己了。就算她死在这片森林里,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踏进魔法森林,走在那片土地上,连呼吸间都感到了诡异。她发觉脚下的土竟是软软的,仿佛沼泽。云离紧绷着神经,感觉到不妥。下意识的想抽回脚步,已经来不及。那些绵软的泥土忽然带了深深的吸力,将她往下拖。这时候,四周都响起阴森森的笑声,“魔法森林,魔法森林!”那些如鸟兽般的声音,聚集到一起,越发显得毛骨悚然。云离惊的是自己的脚真的无法抽回来,并且感到整个人已经在往下深陷。这一刻,她可以感到死亡的气息,离的那么近那么近!不!我还不想死!我不想死!她仰天喊叫起来。真的,她不想就这样死去。她还要魔法,还要得到她要的东西,还有那个人,她想得到的人!她紧闭双眼,拼尽全力,奋力一拉!在她觉得腿上一松,以为挣脱沼泽的时候,那泥土却已更强大的拉力将她拖住。这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别动!”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她没有睁眼,听从了陌生声音的指挥。屏息不动。慢慢的,她感觉有一股深沉的力量将自己上拉。很快,她就被那股力量带离了沼泽。云离睁开眼,想看看她的救命恩人。黑暗中,一个颀长的身影立在那里。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有一双蓝色的眼瞳发着熠熠光亮,可以感受到男人身上巨大的力量。他有强大的魔法,甚至不比苍昀差!他是谁?“你是谁?”云离开口问他。黑暗中,她听到男人的笑声。在她还未回神之际,男人已经抱起她,飞掠而起。“你干什么?”她忍不住惊呼,她还不想死,所以抓紧对方的手臂。在这么高的天空飞行,是她从未有过的体会。“我的女王,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您!”男人低柔的声音回荡在她耳边。她心神微漾,他……在叫谁?“到了。”就在耳边风声呼啸过后,她再度听到他的声音。感觉他放下了她,他们已经落地,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眼前的奇景让她屏住了呼吸。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宫殿,空荡荡的四周一片漆黑,但仍可以隐约窥见宫殿的辉煌。只是像沉寂了很久,有破败的痕迹。“这里是哪里?”她的心剧烈奇异的跳动着,感觉血管里的血液都在为这个新环境沸腾,好像熟悉极了这里。“女王,您都不记得了吗?这里是您的宫殿。”抱她来的男人站定在她面前,忽然深深的一鞠。云离吓了一跳,“你在叫我?”“是的,我在叫您,我的女王。”男人的脸终于在光下清晰起来。那是一张刚毅与柔和并在的脸,深蓝的眼瞳,雕塑般的线条,俊朗而又迷人。此刻,那双深蓝眼眸只是炽热的凝视着自己。云离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你是谁?”她再度问出了这个问题,只是这一次的语声里,有她自己都没察觉的迷惘。“穆瑟。”男人轻轻吐出了自己的名字。“穆瑟?”她喃喃,脑海里没有这个名字。“我是您最忠实的护卫,穆瑟,我的女王,您的记忆里真的没有我了吗?”男人优雅的向她一鞠,随即站定在那里,蓝色的眼眸里流露出一丝难言的伤感。云离后退了一步,不确定的开了口,“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只是精灵族的一个小奴隶,碰巧闯进了魔法森林,如此而已……”“您是魔族最伟大的女王流沙!”穆瑟截断她,声音有丝激愤。“我……”云离恍惚,感觉是在做梦,但又太过真实,于是她狠狠掐了自己一下,果然疼痛,那么现在不是做梦了?“流沙……”她呢喃着这个名字,“魔族不是已经覆灭一千多年了,而流沙也早就死了啊……”“您就是流沙,是她在今世的转生。而今年,就是流沙千年转生的结点,流沙女王有唯一的机会,在您体内复生!”他神色激切,奕奕的眸光里也似闪耀着眸中希望与光辉。“从我转生复活的那刻,我就守在这里,等待着这一个机会的到来!”云离努力消化着他的话,半晌才说,“传说中的流沙法力无边,无可匹敌,而我,你看看我的样子,你确定没有找错人?或者说,你要怎么让流沙复活?”“您没有前世的记忆。”穆瑟伤感的说。“的确没有。”云离回答的时候,脑海里模糊的闪过那个一直出现在梦境中的红衣女子,她皱了皱眉,撇开她。直到现在为止,她还不太相信穆瑟所说的话。如果她真是那个什么厉害的女王,她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记忆,还这样狼狈的陷在魔法森林?从她出生的那刻,她就一直是一个受苦的奴隶,而没人对她说过,你是流沙,是女王,这太可笑了!“您不相信我?”穆瑟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听着,我来魔法森林是想学魔法。你既说什么女王,那你有办法教我魔法吗?”“苍昀不肯教你魔法?”穆瑟静静看她半晌,才淡淡问出。他说的那个名字叫她一刺,脑中飞快闪过那个白色修长的身影。“他凭什么教一个小奴隶?”她皱了皱眉头,说的很不是滋味。那人是那么清高的模样,每次看到他都令她自惭形秽,就是叫她不舒服。“您喜欢他。”穆瑟淡淡的话语令她几乎惊跳。“胡说!我没有!”她像是被抓着什么似的,极力辩解。“您喜欢。”他蓝色的眼眸转深,平淡的陈述一遍,英俊的面容变得模糊而没有表情。云离不喜欢他的话,也不喜欢他的口气。“我喜不喜欢关你什么事?”她冷冷说。“女王不是想学魔法,想摆脱现在奴隶的命运吗?”“那又怎么样?”“我可以教您魔法,但女王您转生复活的关键在苍昀身上!”穆瑟的话让她大惊。“我……这和苍昀有什么关系?”穆瑟湛蓝的眼眸露出一丝忧郁的笑,“我最崇敬的女王陛下,请您闭上您的眼睛,我可以让您看一下过去。”云离在他的语声中似被幻惑了,如中了符咒一般,慢慢的闭上眼,立刻陷入一种催眠的情绪里。眼前的景物变得越来越模糊,然后又慢慢清晰。接着,她看到了一个红袍飞扬的女人,那个一直出现在她梦境中的红衣女子!白皙的皮肤,长及地上的黑色发丝,缠绕在红袍周身,白净脸上的一点鲜红,柔润的嘴唇,是这倔强女人全身唯一的一点柔软。她的眼睛黑如夜空,墨黑的色泽里,晶亮的眼珠如璀璨琉璃,却带着邪魅与妖冶。“她是……”如被催眠的云离疑惑的询问。“她就是您,我尊贵的陛下,她就是流沙女王,您的前世!”迷惘中,穆瑟的声音响在她耳边。云离惊愕。那红衣女子似乎受了重伤,在堂皇的宫殿门前喘息。漆黑的眼瞳里怨恨与倔强并在。然后,她看到了一个男人。她在神殿门前刻意挺直了身子。即使败了,她也不要在他的面前现出软弱。一身如火的红衣,墨黑的长发肆意飞扬,苍白如雪的容颜,只有那双燃烧着仇恨的眼。看一眼身后的他,她冷笑:“你想把我囚禁在这里?”“进去吧。”他只是淡淡说。“魔羯,你真是卑鄙!你故意化去我所有的魔法,还要让我跟你来这鬼地方!”这个男人,化去了她所有的法力,使得她的努力功亏一篑,现在又要将她囚禁在这里!为什么,她的力量总不如他?为什么她不能杀了他!在她仇恨如死的目光里,他只是静静站着。黑色宽大的长袍在轻笼的晨雾里飞扬。她倔犟地对视他,忽地扯唇一笑,笑也染着魔魅。她忽然贴近他,幽幽的吐息就在他脸颊,“你以为奥斯圣王会让我这个魔族人住在神圣的天界,还是你的魔羯宫?别笑人了,哈哈哈!”她邪恶地笑着,目中因得意而散发的光彩。“他会,因为我们要结婚。”他说出的话让她瞬间惊呆地忘了怨恨。他要娶她?这简直是最好笑的事情。在那惨烈的战役里,她败给了他,魔族最终覆灭在神族的手上。他化去她所有的魔法,将她带回了天界,居然要她嫁给他?!她换上一袭黑袍,坐在他明亮的神殿里。他去见奥斯圣王,那个老鬼肯答应他娶她才怪?“即使你是我最爱的徒儿, 北京33选7手机版下载我还是不能答应。你神智不清, 北京体彩33选7开奖信息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圣王看着他, 北京体彩33选7官网苍老的声音里透出不悦。“我已经下定决心。”“你清楚自己会因此失去什么?”圣王摇头。昀抬头看他。圣王叹息:“十二宫里, 北京33选7中唯你是我最满意的弟子,将来王位的继承人,如果你执意要娶她,那么你将失去这个资格,神与魔族的结合,不会被祝福,更何况是引起这场腥风血雨的圣英魔王?!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救她。但她的罪孽实在太过深重,魔性害人。你娶了她,将和她一起背负所有的罪孽,失去在神族中的神圣地位。魔羯神将不再是众神敬仰的神明,而是他们避而远之的对象,天界的一切,你都没有领导的权利,你考虑清楚了?”他神色平静,只是静静说:“我接受。”她不可思议地看他,“那老鬼居然同意?”“他同意了。”昀淡淡说。“这么说,我要嫁你?”“是。”黑眸一贯的沉静。“你别做梦了!”红唇微扯,她憎恶的看他,“你可以现在就杀了我。”“我不会。”“那你是给我机会杀你!”魔羯神的婚礼惊动了整个神族。众神都视为未来天界的领导者,竟然娶了邪恶的圣英魔王为妻。被派去镇压圣英魔王的魔羯神,竟然私心恋上了她,还要娶她?有人叹息,有人摇头,也有人幸灾乐祸。一向神圣庄严的魔羯殿,仿佛变成了一道禁门。让众神望而却步,那里面隐藏着禁忌和邪恶。她冷漠。他沉默。这就是他们的婚姻?直到有一天,她走到他房里。她的睡衣薄如蝉翼,淡紫的幽光照在月下,神秘而撩人。他定定看她。她一步一步走进,冰霜的脸上此刻却帯着笑,那笑容足以使任何人沉溺,明媚如窗外的皎月。“你做什么?”他终于先沉不住气,开口问她。他不安,那是一种伤害与沉沦并存的无力感,他怕自己坠入这深渊,就再无法出来。她盈盈一笑,忽然倾身在他耳畔,轻幽幽地说:“夫妻不是该睡在一张床上么?”淡淡的香气在他呼吸间,她的唇更是有意无意地触到他耳垂。他全身僵硬,怕自己一动,便失了所有定力。柔软的手臂勾住他颈项,在他耳边叹息,“你还在犹豫什么?是怕我害了你么?”他镇定心神,抓住在他身上游移,那双柔软而催情的手。在她水灵的眼瞳中看到自己。“你想要什么?”他问她。他宁愿她直接说出她的所求,也不要她这样来对待他,那是一种残忍。“我想要成为你的妻子,真正的妻子。”茵蕴的眼望着他,她定定说。眼神中朦胧似水的……柔情带着她一贯的邪魅气质,他无法抗拒。失了心神,她竟然这样看他。他轻叹一声,将她拥入怀中,真真实实的,她就在他怀里,温暖的身躯,是他希冀了百年的,他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来换她这样的眼神,这样的拥抱,哪怕那是欺骗。他——在所不惜。颈项缠绵时,一滴晶莹的泪落在火热交缠的身躯间,他闭上眼,用最温柔的力量抱紧她。幻象一下消失了。云离有瞬间像被打入冷宫的感觉。她发觉自己沉溺在那幻象里,还想看下去,还想……她迷蒙的睁开眼,沉浸在刚才的画面里无法回神。“那是……怎么回事?”她张开的嘴好像不是自己的,有些颤抖的问。那幻象里的女人,穆瑟说是流沙,而那男人,是……苍昀。她看清楚了,那是苍昀!即使与现在的神圣魔法师不同,一袭肃穆的黑衣,但他的确是苍昀。但在幻象里,他怎么变成了魔羯神?穆瑟背光站在那里,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您没看错。那的确是现在的神圣魔法师,苍昀。”“他,他和流沙……”她几欲张口,破碎的声音却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您在前世的确和他成了夫妻。就如您刚才所见的。”黑暗里,穆瑟低沉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宫殿内。“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她急急问。“这个,我不能说。您可以自己去找答案。只要您复生了,就能恢复过去的记忆。”“你有办法让……让流沙复生?”她还是没办法把自己看成流沙。幻象里的那个女人,不仅比她漂亮魅惑许多,而且有着她无法比拟的狂傲,直觉的,那与现在的她,是天壤之别。“我的职责就是守护女王和女王的一切。现在的您,走势图分析的确还不是流沙。但您不必泄气,只要您复生,您就可以再度拥有她的一切。那时,您才是真正的流沙女王,我们魔族无可比拟的圣英魔王。”穆瑟谦卑的低垂下头,向她行礼。云离从没受过别人这般的礼遇,她心里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但又暗暗气自己不该有这种感觉。如果是幻象里的流沙,就绝对不会在乎,她会很有气势的接受这一切,那是她生来就该拥有的,不是吗?“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我要复生,我想要成为流沙!”她握紧自己的拳头,面向穆瑟。“请你帮我。”“我说过,为女王效劳是我毕生的职责。我会教您我们魔族的法术。但您复生的关键,在苍昀身上。”“那是神族的奥斯圣王下的封印。您必须与苍昀相爱,拥有彼此的真心,那样流沙女王才能复生。而千年一次的机会,就在今年!”云离震惊地看着他。她怎么可能与苍昀相爱?怎么可能得到他?云离在被穆瑟悄无声息的送回之后,根本无法入眠。今夜真是奇特的一夜,一切都好像做梦一样。她能相信穆瑟说的话吗?但他给她看到的景象又那样真实的在她眼前,真的,她甚至可以感觉那份似曾相识和心底的哀怨。那个女人,流沙,虽然那样对魔羯,但她是爱他的吧?穆瑟对她的承诺如魔咒一般将她困住了。原本这些日子被苍昀磨蚀的野心又肆虐起来,甚至比从前更强。如果她真是流沙,那么她要复活!她要再度拥有流沙以前所拥有的一切,她心里的声音是这么告诉她的!云离翻坐起身,深深的吸了口气。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稳定自己的情绪,决不能给苍昀发觉不妥。穆瑟与她说定,会在每天晚上把她接到魔法森林,教她魔法。穆瑟,云离想着那个人,那个隐在黑暗里修长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云离起个大早,在花园里打扫,那是接替荷露的新管事交给她的活儿。自那天荷露被苍昀收了之后,流铭的人看她的眼光都有点怪怪的,说话也变的客气起来。云离虽然有点不解,但对她来说这是好事。人不论在哪里都一样啊,一样的会查察言观色,会阿谀奉承。“云离,你起那么早?”睡醒的小笙跑出屋子,亲昵的抱她的腰。“你今天还要去修习魔法吗?”云离不动声色的问。“嗯,我太笨了,老掌握不好会飞的法术,所以还要去练习。”小笙叹口气。“对了,我听说今天女王要来哦!”“女王?”云离停下手里的打扫,转头看小笙。“是哪,昨天听幽离说的,好像是为了荷露被收的事。”小笙凑到她耳边,轻声说。“这与她何干?”“听说,荷露是女王派到苍昀大人身边的人啊。所以荷露被收,女王自然是听到消息了,才要过来。”“她倒是闲的很哪!”冷淡一笑,云离手里的扫把又动起来,用力扇了两下。“您是魔族最伟大的女王流沙!”“我的女王……”她耳边似乎又听到穆瑟昨晚的呼唤。心头一阵乱跳,云离忽然觉得这个称呼很不错。不由自主掀起嘴唇,带上一抹淡笑。伊萝果然美的令人无法正视。精灵的女王,如森林里最娇艳的花朵,白色的长裙勾勒着她美好的身段,淡绿色的卷发柔软的披散着。头戴花环编织的王冠,清新迷人。她美丽的眼只看着苍昀。“为什么收了荷露?”“她违反了流铭的规矩。”“什么?”伊萝微笑,反问,“荷露一向是最懂规矩的。”“她残暴的对待奴隶,这在流铭是不被允许的。”“苍昀,精灵族最神圣的魔法师,你什么时候这样看中一个奴隶了?”伊萝的口气里带着不掩的责怪,有些讽刺。她不是不满处罚荷露,她是不满那个奴隶。在她得到的讯息里,苍昀救的是一个女奴。而这个奴隶,似乎得到他特别的优待。这就让伊萝无法忍受了。很早的时候,自她懂事的那日开始,她就想嫁给苍昀,成为她的妻子。在精灵族,女王与神圣魔法师的结合,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历来,神圣魔法师,都会成为精灵女王或公主的夫婿。所以,她无法忍受除她之外的任何女人,接近苍昀。这也是她放荷露在苍昀身边的理由。荷露如果对那女奴动手,必然是因为她也察觉到了这女人对她伊萝的威胁了。“不论是哪个奴隶,苍昀都不允许。”他淡淡的回答,一向温和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这种没有表情的冷淡,最让伊萝挫败。什么时候,她可以看到这张俊雅的脸上为她泛起情绪呢?哪怕一丝一毫啊!她顿觉委屈,抿住嘴唇,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当云离捧着茶走进内室的时候,就觉得气氛的不一般。坐在那里的美丽女子,据说就是精灵族的女王。她很想把她看清楚,因为方才奴隶们私下议论的时候,已经说了很多关于女王的事。说她如何喜欢苍昀,如何想成为他的妻子。云离心里有点很怪的感觉,闷的慌。于是找到机会从小笙手里接过要送的茶点,来到苍昀的寝宫。“云离,就放这儿吧。”苍昀的下手清仑淡淡的吩咐。云离点头,端茶到伊萝面前,正准备放下茶托,忽然觉得被一股力量攫住,然后像是被狠狠摔了出去,她随着那力量侧了身子,控制不了的摔下去。“哐当”,茶碟跌在地上,摔个粉碎。并且杯里的水直溅伊萝的纱裙。在她还没弄清状况的时候,就被人甩手一巴掌。“伊萝!”她听到苍昀的声音,竟像带着怒气。云离晃了晃有些发晕的头,才发现自己正中摔在碎片上,手上腿上都被戳破,有鲜血溢出。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她胸臆间的怒气开始升腾。她送茶的时候,被人用魔法摔倒,然后伊萝又乘机打了她,可恶!到底是谁施的魔法?她抬眼搜寻,与两道冷冷笑着的目光交替,那是一个长相与荷露有几分相似的老女人,站在伊萝身后,满脸的不屑。可恶,是这女人吗?太过分了!云离顾不得疼痛,也不要清仑的相扶,一下站起身,指着那名金发女子骂道:“可恶,为什么用魔法陷害我?你会魔法就了不起吗?”“大胆,在女王面前居然这样大吼大叫,你这个小奴隶完全不懂规矩,我只是替女王教训你罢了!”金发女人不耐的撇撇嘴,一脸威严。云离还待发作,忽觉身子一轻,原来整个人竟被苍昀抱了起来。“苍昀……”她听到伊萝吃惊的声音,那里面有着浓浓的失落和不是滋味。她自己也很吃惊。“女王,请回吧。别再纵容你的人在这里闹事,苍昀不想与女王起冲突。云离伤的不轻,需要马上医治。”苍昀淡淡的说道。转而吩咐清仑,“随我去内室。”“是,主人。”云离忽然觉得很得意,满腔的怒火也隐了下去,干脆反手抱住苍昀雪白的衣衫,放肆的蜷在他怀里,故意的去更加刺激伊萝。一个精灵女王,有什么了不起。她在他怀里笑,甚至没有察觉自己心底的甜蜜。“女王,您没事吧?”站在伊萝身后的金发女子,昔露,有些担忧的看着伊萝。“昔露,你刚刚为什么施魔法?”伊萝回头看她,美丽的脸上有些苍白。她还在想着云离蜷在苍昀怀里的样子,攥紧了手心,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有另外一个女人,这样在他身边?!她不允许。“您不想教训她吗?荷露也是为了她才被收的,一个小小的奴隶,却被魔法师这样对待,女王,这里面有事情啊!”“不许胡说!会有什么,苍昀向来对谁都很好!”伊萝马上斥责她,虽然心底的犹疑与嫉妒分明的跳着。“要不要属下查一下这小奴隶的来历?”伊萝看了她一眼,默允。“你可以放手了,不必在拽的这样紧,她已经看不到了。”云离耳边忽然飘来苍昀淡淡的声音。她蓦地红了脸,他居然看出她的用心,还对她说这样的话。这是那个一直让她觉得高高在上的魔法师苍昀吗?他是不是转性了?她有些呆怔的看他。他的脸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在这张脸上,很难找到明显的情绪。还有他深不见底的眼,仿佛千丈的深潭,让人不可测。云离忽然想,如有一天在这双眼里探知他的情绪,或者清晰的映着她,那会是怎样的情景?莫名的想法,让她微红了脸。“不要有奇怪的想法。”苍昀忽然冷冷的说。“你会探测人的心思吗?”她只是觉得吃惊。“不能。”他简单的回答,淡金色的光束在他的手心汇聚,她知道他是要用魔法替她疗伤。室内一下沉默的没有声音。云离四处张望,不见清仑的影子,心想这人倒真是可以做苍昀的影子了。出没都毫无声息。受伤的手脚开始觉得疼痛,她方才记起伊萝给她的羞辱。女王?她心底冷笑,这算什么女王?如此的心胸气量,居然和她一个小奴隶这样不善?她还能统治什么精灵族,难怪精灵族的贵族都是那腔调,原来正是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呀。在这个精灵的种族里,对奴隶好的人,只有苍昀吧。他是真心对他们好的。云离想着,也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从什么时候,苍昀在她的认知里变成了好人呢?苍昀每次用魔法替她疗伤的时候,他头顶就会幻化出一颗白色的珠子,这颗珠子的温润明亮,但云离每次看到它,心底就会涌起莫名的厌恶和烦躁。她得用很大的劲,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破坏这颗珠子的心。真是奇怪。她只好闭上眼,不去看那颗让她莫名烦躁的珠子。待苍昀收了魔法之后,她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处也不痛了,才睁开眼。“有件事,我觉得很奇怪。”“什么?”“为什么我每次看到你的这颗珠子,心里边就烦躁的要命,甚至想毁掉呢?”她直接的说出自己的疑惑。苍昀却明显的怔了一下,半晌,才回答,“那只是因为你心浮气躁。”云离仔细的看他表情,最后确定他在说谎,因为他的脸色明显不好,泛着苍白。夜深人静,云离确定了流铭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梦乡之后,才轻悄悄的走出流铭。她要去魔法森林,去见穆瑟。那个可怕的森林,虽然她不想再经历一次,但穆瑟说过会在那边接她。她不用担心会有危险。云离心底还有犹豫,但她觉得只能选择相信穆瑟。他对她说话的方式很奇怪,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那么尊重的说过话。她喜欢那种感觉,把她看的非常重要的感觉。“我的女王,您在找我吗?”清朗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带着淡淡的笑意。云离还是一惊,“穆瑟?”她试着叫他。“是我,女王,您终于记住我的名字了。”他微笑着。云离感到有一双手抱住了她,接着她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抓紧了!”她听到穆瑟在她耳边说。“我们要飞去那个黑暗的宫殿吗?”她问他。“是的。”她听到他低低的笑声。飞行间,她听到耳边各种各样怪异的叫声。云离心底涌过害怕,将头埋在穆瑟胸前,不敢睁眼看周围的环境。一会儿之后,她感觉他放开了她。并且双脚着地,亮光一点一点随着他的身影照亮了整个宫殿。“我讨厌黑暗,你为什么用这漆黑来吓我?”“讨厌,是畏惧黑暗吧。您不该怕,圣英女王从不害怕任何东西!”穆瑟微笑着回答。亮光照着他俊雅的脸容,湛蓝的眼里流过温柔。云离不禁微红了脸,她还不习惯被这样帅的家伙如此瞧着。“你说过要教我魔法。”“是的,女王。”“我要学!而且要很快的学会!”云离说的急切。“当然,我的女王,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细心的穆瑟马上察觉她话里的情绪。“会了魔法,就再没有人能欺负我!”她直直的看他,眼里带着受伤的倔强。“女王,”穆瑟走近她,将她揽到怀里,“告诉穆瑟,是谁欺负您?穆瑟会替您教训他们!”“不,穆瑟,”云离摇摇头,“我只想快些学会魔法,快些变成你说的那个女王,如果那真的是我的话。”他凝视她,“您还是和过去一样,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只想靠自己。”“我会尽我的全力教您,但您的复生关键则在苍昀身上。如果您想变得同过去一样强大,您只有复生为圣英女王才行。”“究竟那是一个什么封印?”“我不能说,女王,当时间到的时候,您自会了解一切。唯一的方法,就是您和苍昀彼此相爱。那是关键。”穆瑟声音忽然低沉而模糊,深邃的不见情绪。云离觉得有些奇怪,“穆瑟……”“没什么,”他淡淡一笑,拉起她的手,“我们开始学习魔法吧。”“你会永远在我身边么?”云离忽然问他,被他的笑容感染,她心底竟然有深深的感动,这世上还从没有人这样全心全意的待她,包括苍昀,他总是有所保留的,然而穆瑟不一样。“会的,我的女王。穆瑟永远都在你的身边,是你最忠实的护卫,直到生命的结束。”他凝视着她。“穆瑟,我很喜欢你。”她展颜笑了。请继续期待《魔影流沙》续集

  4月29日,国家电影局召开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会议分析了疫情对电影行业带来的巨大冲击和深刻影响。从短期看,直接经济损失巨大,全国电影院暂停营业,制片和宣发基本停滞,目前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

,,湖南快乐十分

上一篇:“牛哥”一点脸面也不留了
下一篇:自慰可以有效提升肤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