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推荐

“你先不要轻举妄动

2020-06-05 06:28      点击:183
修习了大半夜的魔法之后,她得赶在天亮前回到流铭。于是,在穆瑟的护送下,云离离开了魔法森林。黎明十分,天还是黑的。云离听到潺潺流水的声音,那是流铭外一条清澈湖水。湖水是山上的活水流淌下来,汇聚在这里。她走的十分小心翼翼,这个时间,大家应该还都在睡觉。她不能被任何人发现,自己出入魔法森林,甚至学习魔法。如果被苍昀知道,那就完了!她现在开始有点明白,苍昀一直不教她魔法,也许就是和圣英女王的复生有关。所以他才会那样特别的对待她,他也知道,她就是圣英女王的转生吧。走过湖水的时候,她借着微亮的天光,对着清可见底的湖水照起来,她只是忽然好奇自己的样子,想象着圣英女王的模样。那日在穆瑟给她呈现的幻境里,她见到的那个红衣女子太过美艳,完全不是她的模样啊。她对着湖水左看右看,都看不出那个女人一分一毫的媚态,那种明艳勾人的气息,就算她现在的脸勉强与那女子有几分相似,但她完全不具备她的魅力和诱惑。她不由自主捧着自己的脸深深叹了口气。“你在看什么?”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让她吃了一大惊。因为那是苍昀的声音!她猛转身,就看到他就站在她的身后,一袭白衣清素,微漾着晨光,黑暗里依旧呈现着圣洁。“我……”云离心里着慌,不知他什么时候看到她的,在这里站了多久。如果他知道了她的事,知道了全部,那……她想强自镇定,但是一颗心在胸臆里激烈的跳动。她越来越慌。见他一步步的朝自己走近,她本能的一步步后退。苍昀微皱着眉看她,“不要再退了。”“啊,你说什么?”她惶惑的看他,没听清他的话,脚下又退了一个步子,然而——踩下去竟是空空。原来她已经退到湖岸,踏空了步子,整个人都往河里栽去。苍昀本已出声警告,谁料她更快的踏出那一步。慌忙中,他伸手扶她,却被她拽着一起往下摔。只是短暂的瞬间,她和他已经都栽进了湖里。苍昀不可置信,居然被这个小妮子拽着摔进湖水里。云离从水里冒出头来,吐了一口呛到的水,双手拍打着湖水,竭力想站起身子。“不要再动了!”苍昀发现自己的头发竟和她的纠缠在一起,被她的挣扎晃动拉痛自己的头发。每次碰到这丫头,总会弄的满身狼狈。“啊,”她睁大了眼睛,看清楚目前的情况。他们浑身湿透的浸在寒凉的湖水里,并且,她的黑发紧紧缠着他的银蓝发丝,她每一下的拉扯都拽着他的头发。云离看着纠缠的发丝,忽然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她第一眼看到的也是他银蓝色的长发,在月光下那种光泽迷惑了她,如同现在……如果他们前世真的是夫妻,她倏然脸红,有种不可思议又兴奋的情绪装满胸臆。苍昀一向平静的脸上,现在很不好看,甚至带有生气的迹象。生气?云离皱着鼻子,都想笑起来。“你生气了?”她忍不住问。“处在这样的情况,你还能笑?”他淡淡的吐息就在她呼吸间。“你不是会魔法吗?怎么还让自己弄的这样狼狈。”苍昀心底微叹,那是因为遇见了你啊。“闭上眼,不要动。”“做什么?”她好奇的问。“你想不想上岸?”他终于沉不住气,语气里带着责怪。经过这一番突发状况,她忽然变得镇定下来。到了岸上,她先发制人,“您怎么起来的这么早?”“这话是我想问你的。”苍昀站在那里,语气虽然淡漠,但神色间有些怀疑。云离微笑,“我睡不着啊。您放心,我可没做坏事。”“做坏事?我有说你在做坏事吗?”他微眯了眼,审视的看她。云离暗自吐舌,心想这家伙也是只狐狸,虽然平日里一副超然的模样,也懂得拿话套人。她愈加镇定下来,心里盘算着他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否则他一定没心思在这里和她闲扯。“抱歉,都是我不好,害您弄成这样。”云离低垂着头,做出少有的温顺状。苍昀微愕,记忆里第一次看到她这般的温顺谦逊。“你的伤口还疼不疼?”他忍不住问。“不疼了,谢谢您。”她继续低着头,忍着好笑。要自己扮成这模样说话还真难受。这样还是比较适合小笙吧。“那个……”她显得迟疑。“什么?”“伊萝女王,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她故意问。苍昀微怔,“不要多想,我会保护你。”他淡淡的一句话,却叫她的心里泛起涟漪。他会保护她,这是穆瑟之后,第二个人对她这么说。以前无依无靠受人气的时候,她从来不曾奢望会有人站在她面前,保护她。但现在,已经有人说了。他们说的缘故,到底是因为她,还是因为那个女王?她心里忽然很苦,她知道,他们都是对那还未复生的女王说的吧,而不是对她,云离。她想着,感觉到寒冷,微颤身子,瑟瑟的寒风吹着湿透的裙衫,让她难耐寒冷。“冷了吧,快回去把湿衣服换下。”苍昀望着她。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他站在那里,看着那抹渐渐跑远的窈窕身影,目中现出痛苦,圣英女王就是复生了么?不,永远不要给我机会。因为……我也不想伤害你。精灵的长老多隆忽然来到流铭。多隆是白精灵推举出来的长老,代表着统治阶级白精灵的意见和利益。是精灵女王身边的大红人。年岁与苍昀相仿。“长老来到,不知为了何故?”苍昀开门见山的问。多隆的容貌不若苍昀的俊雅,但十分威武。“魔法师,我是代表女王和贵族们前来。”苍昀微微挑眉,静听他的下文。“精灵族历来都有女王与神圣魔法师联姻的传统。女王现在也已到了嫁人的年龄,而魔法师也正是。所以我们各长老与贵族商议之后,加上女王本人的意愿,特代表女王来向神圣魔法师提亲。”多隆笑的古怪。“这件事,苍昀只能谢过女王和各长老的好意了。”苍昀淡淡的回答,“女王金枝玉叶,应找一匹配的良人。苍昀自认没有那样的能力。所以,就请多隆长老代为转述女王,这件事,苍昀谢绝。承蒙女王看的起,但苍昀目前没有成家的打算。”多隆仿佛料到他的回答,只是笑着,“魔法师,您可真是铁石心肠啊,纵闻整个精灵族,谁不知晓女王对你的一片痴情啊。可惜可惜。”“我会转述魔法师的意思,至于女王那边会有什么反应,那可不是在下能控制的。”多隆摆出一副好心的样子来提醒。“这个苍昀自知,长老不必担心。”苍昀淡声回答。多隆很快的离开,但流言就像空气一样在流铭里传开了。精灵的女王要与神圣魔法师联姻。引得精灵和奴隶们的纷纷议论。“女王,您召唤我?”黑暗的宫殿亮起一点,穆瑟一如往常站在那里,银色的长发散发着迷人的亮光。“是的,穆瑟,我有事,你愿意帮我吗?”云离睁着大眼睛,紧紧望住他。他湛蓝的眸里似掠过一丝悲伤,“我说过,女王要我做任何的事都可以。只要您说。”“穆瑟,我要你去杀了精灵女王!”“为什么?”他微怔。“你只要回答我办的到还是办不到?”“我会竭尽全力。但是您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他轻叹。“她想得到苍昀!而我,不想给她这个机会。”她咬住自己的嘴唇,眼底掠过冰冷与怒火。“苍昀愿意吗?”“他没有选择。”云离淡淡的回答。穆瑟静静望她半晌,“女王,我会去杀了伊萝。但是,只为了您,而不是苍昀。”“这有差别吗?”她有点迷惑。穆瑟轻笑,眼神落的很远,“当然有差别,有很大的差别。”“穆瑟,”“什么,我的女王,”他含笑,问的柔和,银色的发丝在月光下异常的惑人。“我……漂亮吗?”她咬咬嘴唇,“比精灵女王漂亮?”他深邃的眼落在她身上,良久,看的她晕红了脸,别开了头,“别这样看我,我会紧张。”“您不需要和任何人攀比,在穆瑟眼里,您是最美的,无可取代的。”他微笑,伸手掠了掠她额边的散发。“哦,穆瑟,你总是让我感觉自己独一无二。”她不禁轻叹。“您本来就是独一无二的。”“是因为流沙,还是云离?”“不论流沙,还是云离,您就是您。”云离被穆瑟送出了森林,走在回流铭的路上。心里因为自己刚才的命令有些不安定。她忽然害怕,怕这样的命令让穆瑟危险。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还会有人在她身边,将她看的如此珍贵吗?“穆瑟,”她不禁转身,望向远处黑幕沉沉的森林,那危险的所在,却隐着一个让她觉得温暖的人。这时候,一团黑色的烟雾在她身后忽然飘来。专注的云离还未察觉,便觉被卷入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啊!”她发出尖叫,想要抗拒,无奈这股力量太沉太大。她一下昏迷了过去,任由烟雾将自己卷走。随即消失在空气中。犹如什么都未发生。云离是被一盆冷水泼醒的。冰冷的水从头浇下,很快刺激了她的感观,她挣扎着想睁开的眼,还没完全的睁开,便马上被人重重的甩了一巴掌。脸上顿时感到火辣辣的。“你现在是在动用私刑?”不用睁眼,她也知道是谁。可笑她上一刻还在叫穆瑟要杀了她,没想到自己倒先落在了她手里。“动用私刑?”伊萝冷笑,“对付你这样一个低贱的小奴隶,还谈不上什么私刑不私刑。”“哦,你现在不怕苍昀了?”她保持镇定,咧嘴嘲笑。面上顿时又被击了一掌。“你还有脸在我面前说他?”伊萝瞪大了眼,嫉妒与怒火同时交缠着她的心,“只怕他也保不了你了,如果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她的话让云离一惊,伊萝是知道了什么吗?“女王,别忘了我们的计划,切不可冲动行事。”站在伊萝一边的大长老多隆出声提醒。云离实在觉得可笑,这精灵一族,无论是女王还是长老,怎么就没有一个顺眼,让她觉得是好的呢?完全承袭了贵族一贯的恶劣,甚至有过而无不及。苍昀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做着魔法师,她甚至替他感到悲哀。难怪精灵族的奴隶怨声连连。就是这样的统治者啊。不要给她机会,否则她一定让这一族,烟消云散。“你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诡计?”云离冷哼。“与你无关,你最好给我安静点。我们可是给你准备了很多好东西。”伊萝得意的笑着。“你不要太狠毒!”“狠毒?对付一个魔族的人,什么才叫狠毒?”伊萝不以为杵,反而笑的越发放肆,“这一次,谁也救不了你!”“小笙,她还没回来吗?”苍昀已经第三次来到小笙和云离的房间,询问她。小笙也觉得很抱歉,不能告诉他他要的答案。“云离从来没出去那么久过,以前虽然晚上会出去,但到早上也总是回来了呀!”她说着马上捂起自己的嘴,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她晚上常常出去?”苍昀问的温和。“也只是……最近。”小笙低着头,支支吾吾。苍昀心底轻叹,他知道,事情终有这样一天。他可以用魔法去算别人, 北京体彩33选7开奖信息却无法算出云离与自己。这就是命运吧。他也无力改变。“苍昀大人, 北京体彩33选7官网”小笙叫他, 北京33选7中见他的脸色是少有的凝重, 河北快3“云离不会有事吧?”她不安的问。“不会。”他斩钉截铁的回答。“不好了!不好了!”这时,外面忽然有人大喊起来。小笙心一跳,平日里从没有谁在流铭这样大喊大叫。出了什么事?清仑火速走了进来,“主人,”“什么事?”“宫殿外有人求见,并且他自称来自……魔族!”“魔族?”小笙捂嘴,差点惊叫,天哪,这太可怕了。传说中的魔族人,都是凶狠无比的,那不是在千年前的圣战就覆灭了吗?为什么现在还有魔族的人呢?“不要害怕。”苍昀神色平静,“清仑,你随我出去,见一见他。”虽然有微微的预感,但他还是要亲眼看看,到底是不是那人?银色的长发在晨光下飞扬,湛蓝的眼眸闪着迷人的光彩。穆瑟站在流铭的大门前,毫无顾忌的被精灵们瞧着。这就是魔族的人吗?看上去和我们差不多呀?他一点也不可怕,还生的这样好看?和魔法师一样漂亮呀,他的头发居然是银色的……四处的窃窃私语,穆瑟唇角微翘,付之一笑。鲜红的地毯上,一抹白影缓缓走来。越来越清晰,那个身影,即使过了千年,对穆瑟来说,依然刺痛眼睛。他终于清楚的站在他面前,白袍如素,黑眸深沉,清俊如兰,比起千年前,更多了一份凛然圣洁。“苍昀,不,魔羯,好久不见。”穆瑟淡淡一笑,先开口。“穆瑟,你复生了?”苍昀的眼里波澜不惊,只是默默看他。“不错,千年的时机,我怎能错过?”他微笑,凝铸着苍昀,“你知道,我只为女王而生。”苍昀一抬手,“要说什么,跟我进去。”他不想在众人的窃语里,和穆瑟谈论她。穆瑟望他一眼,随他走进了流铭。穆瑟环视着苍昀摆在琉璃台上的那三只水晶球,微笑,“你比过去有了预知未来的能力?”苍昀的眼光扫过球体,挥手送去魔法光束,让那水晶球沉淀下来,淡淡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知道越多烦恼也越多。并且,我无法知道她的一切,还有我。”穆瑟闻言抬头,“那你是不知道她这几日一直随我修习魔法?”“知道又如何?”他回答,“你以为她跟着你修习魔法,就能使流沙复生?”“的确不会,”穆瑟淡淡一笑,“女王复生的关键在你身上,这点你很清楚。”“她不会复生。”苍昀截断她。“你说的那么肯定?”穆瑟凝视他,“只要你们相爱,她就会复生。这不是不可能的事,奥斯圣王已经死了,他无法再加固封印,而你,也不行。”“不可能,”一向清淡的苍昀,此刻却显出难见的激动。“不可能?为什么?你已经在爱了,但她没有,所以她还是云离不是流沙,是不是?”穆瑟像是明白所有,一语点破。“是又如何?”苍昀隐去情绪,淡漠的问他。穆瑟泛起苦笑,“没有如何,得不到你想要的爱,当然是痛苦。但现在一切都还未成定局。”“你来见我,是感知到她有危险?”“苍昀果然是苍昀,我的确是感到女王有危险,早晨我送她出的魔法森林。但现在完全感觉不到她的气息,你是不是也如此?”“是又如何?”苍昀看他。“当然要去救女王!”穆瑟斩钉截铁的说,“你知道她在哪里?”“我刚才说过,我无法测知关于她的一切。”“就算你的水晶球看不到,你心里也有感觉!女王昨夜对我说,想杀一个人,她想杀那个人,是为了你!所以现在女王的失踪,也肯定和那个人有关。”“你是说伊萝?”苍昀脸色微变。穆瑟冷冷瞧他,“你早已心里算计过了,就算我不来,你也想到了。但你就和千年前一样,女王的安危永远在你的思考之外。你总是犹豫不决。”苍昀脸色微惘,“我的确总是行不从心。”“你犹豫不决的话,我去救女王!就算铲平了你们精灵一族,我也要救出女王!”穆瑟冷冷道。苍昀抬头,“你先不要轻举妄动。这件事交给我,本来是因我而起的。”“苍昀,我能相信你吗?”“你没有选择,魔族千年前已经覆灭,即使你们因为流沙的复生而一个个的苏醒,你们的力量依旧不能和千年前相提并论,所以,你现在还是哪里也不要去,待在这里等我的消息。你以为还能找到一个比流铭更安全容纳你的地方吗?”华丽的红毯绚烂的铺开,苍昀雪白的衣衫踏在红毯上,两旁的精灵对他注目。精灵族的神圣魔法师禀着他尊贵的容颜,踏进女王的宫殿。这不是他第一次里这里,却是最感觉到压力的一次。不知为何?周围的气氛都很凝重,以往友善的精灵们,现下都像瞧着陌生人一样的看着他。女王就在红毯的那一端,预测推荐高座在花团簇拥的王椅上。苍昀终于站在了她面前。伊萝一袭紫色的纱群,娇艳的容颜,脸上带着一丝隐隐的笑。苍昀的目光望过去,她身旁的精灵大长老多隆,同样带着诡异的笑。“能请动神圣魔法师降临鄙宫,真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啊。”伊萝闲淡的笑着,如话家常。“莫非魔法师对我前些日子提出的联姻有了最后的结论?”她一双美目落到他脸上。这几句话说的非常响亮,叫旁边听到的众精灵窃窃私语。“女王,那件事苍昀已经给了明确的答复。谢绝女王的好意,苍昀并无成家的打算。”苍昀抬头看她,脸上的表情坦然。伊萝控制着心火,凌厉的眼仍泄漏了她的不快。“苍昀,你不要太过自以为是了!我不惜自尊,几次三番的求亲与你,你还真当我奈何不了你?”她贝齿紧咬,神色愤怒。“女王,苍昀今天来,只是问你讨一人。”“哦,是吗?”伊萝笑笑,“就不知你讨的是精灵还是魔?”她这“魔”字一出口,立刻引得两旁精灵的哗然。本来流铭今天有魔人前来的消息已经传到了王宫,现下连女王都这么说,难道苍昀真的和魔族有来往?“我要的是精灵!云离,流铭奴隶的一员,也是精灵族的一员,请女王将她归还与我。”“精灵?”伊萝冷笑,“你且听听多隆长老怎么说。”多隆的视线与伊萝交汇,站了出来,“苍昀,云离的身上有魔性!水晶球里看的清清楚楚,分明显示是魔族的转生,具体是谁虽然不得而知,但魔性十分的厉害!连我都看出来了,你居然还说她是精灵?”“这又如何?她现在仍是精灵!只要她还是精灵,你们就不能动她!”苍昀朗然回答他。“哼!你分明是想包庇这魔人,使我们精灵陷入危机!谁都知道,魔族人凶狠无比,下手从不留活口,你现在要把她放在身边,莫不是想等她转生来再来加害我们精灵族?!”多隆一番话,说的神色威严,义正词严。众精灵的目光都移到苍昀身上,分明已是十足的不信任,一向敬仰的目光现下变成了质疑与唾弃。“今早还传有魔族人找到你流铭,苍昀,你身为我们精灵族的神圣魔法师,却背着我们族人和魔族来往,难道你在和他们策划什么陷害我们精灵的事情?所以你一再的推拒女王的婚事,并且庇护魔人?!”“神圣魔法师,请给我们一个交代!”一个精灵族的老臣,忍不住站出身来,质问苍昀。精灵族对魔族的仇恨与恐惧与生俱来,虽然圣战覆灭了魔族,但千年前的残忍屠杀,令他们只要听到魔族就会心惊胆战。苍昀的视线在众人身上扫过,定在多隆身上。“多隆,没有证据的事情,你却在这里信口雌黄。难道想引得族人不安?在事情还没有闹大之前,把云离交还给我。否则后果会不堪设想!”“不堪设想?哈,难道你还想为了一个魔人,来与我族人为敌?”“放她在身边,我可以阻止她的转生。”苍昀望向众人,朗声说。“苍昀,这么危险,何不杀了她?”伊萝忽然扯唇一笑,冷冷说道。“对,杀了她!杀了她!”众精灵开始回应女王。“你们不能杀她。”苍昀清越的声音穿过群起激愤的众人,“因为没有人能杀的了她。”他的话,让众精灵变了脸色,统统敌视的看向他,他们更认定了他与魔族的勾结。“大家不要激动。”伊萝嗅到空气中有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神色,“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证据说明魔法师和魔族的勾结。而那魔人现在也被我收在地牢,所以不会对大家有什么危害。但既然魔法师执意要救她,那我也不能放人。所以,苍昀,我可以和你赌上一局。”“赌什么?”苍昀冷冷问她。他在等她说出她原本的计划和设想,事情进展到这里,一直是她和多隆的煽风点火。他知道不会容易。“云离就被囚在王宫的地牢,你可以从这里去地牢,只要你有本事穿过蚀魔梯,走到最后,救出她,那我也不会再为难你们。”此言一出,四下哗然。精灵们都知道蚀魔梯的厉害,那是传说中神族的奥斯圣王送给精灵族的法宝。走在蚀魔梯上,每走一步都是对魔法的大量消耗。那个神奇的梯子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人拥有的魔法吸收的一干二净。并且,自圣战到现在,还没有人能活着走过这个梯子。精灵女王做这样的赌注,苍昀根本毫无胜算可言。“如果你觉得不可以,那就不要下这个赌注。你可以回去,放弃救她的念头,你仍是我们精灵族的神圣魔法师,并要与我联姻。”伊萝牵动的嘴角,娓娓道出。“今日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伤了精灵们对你的心,你可以通过与我联姻,来消除精灵们对你的质疑。一切事情,由我做担保。神圣魔法师,你的回答呢?”苍昀清俊的脸容上泛起一抹微笑,优雅的叫人屏息,“好,我下注。我们就赌一把!”“如果我活着走过蚀魔梯,并且将她的人带出来,你便要遵守这个赌注,放过我们。这里所有的精灵都是见证。”苍昀清澈的眼环顾众人,淡然的谈吐如在轻松说笑。伊萝脸色明显灰白,未曾料到他会是这样的回答。本来,一切都已经在她的掌握中了,他宁愿死也不愿与她联姻吗?她嘴唇咬的死紧,苍昀,你如此待我,也休怪我无情。她瞪着他,“好,我看你的能耐!”云离虚弱的蜷缩在地牢里,全身的筋骨都不像是自己的。咬牙切齿的想着那个对她施刑的女人,全部的意念只有恨。疼痛难忍的想要昏阙,但她一直提醒自己,云离,你不可以晕,你不可以昏死过去!你一定要活着离开这里,只要你活着离开,才有希望,才可以叫今天这样对你的人后悔!火烧般的痛楚昏沉着她的神智,但是,她仍在朦胧中感到被移动了,似乎有一股温暖贴近了自己。“云离……云离……”她听到一个轻微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谁,是谁?”她强迫自己半张着眼,想看清目前的状况。那个怀抱似乎越紧,她感受到自己是被人抱住了。她睁着眼吃力的往上看,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熟悉的脸。一截雪白的衣衫,迅速被她身上的鲜血染红,在湿冷的地牢里变成了暗红色。那张一直让她觉得仰望而不可攀的面容,现下在离她那么近的距离,愈发显得清雅迷人,他甚至将下颌贴着她头顶的发丝。如此亲昵的相偎,她都感觉在做梦。强打着精神狠掐了自己一把,直到失声叫痛。“怎么了?”苍昀低声询问,听到她的呻吟。“苍昀,这是梦吗?”她微弱的问他。“不是,我在这里,我来带你出去。”他下意识的抱紧她,无法忘记见到浑身浴血满身是伤的她,心底的痛楚和震撼。她又呻吟了一下。“怎么了?”“伤口……”她轻叹一声。“为什么来救我?”黑暗里,她问着他,“似乎,连那女王都知道我不是精灵了。”“你是精灵,”他固执的回答,“你还不是……”他倏然住口。“怎么不说了?我还不是什么?不是魔吗?”他轻轻一叹,“你一定要把话挑明吗?”“穆瑟说我是流沙,我究竟是不是?我想听你说。”他略略沉默,“你是。”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她耳畔。“在穆瑟给我看的幻境里,我看到了你。从很久以前,我就经常做着同一个梦境。梦里面,我无法看清男人的脸,只看到他的伤心……”她缓缓的说着,身上的痛楚折磨着她的清醒。她感觉抱着她的那双手,颤抖了一下。“苍昀,那是你,是吗?后来我看清楚了。”“都过去了。”他的声音有些模糊。“你能告诉我……那些事吗?我很想知道。穆瑟说,我们前世是夫妻……”他沉默了很久,似乎轻轻叹了口气,“在前世,我不顾你的反对,娶了你。”他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如同那久远的岁月,记忆里的甜蜜。“知道你为什么特别讨厌那颗珠子吗?那颗珠子名叫箬玄珠,是前世我用来封印你法力的珠子。你在大战中败给了我,我用它封住了你的魔法,使你失去魔法,只得随我回到神族。也因此,你恨透了我……”他轻柔的声音缠绕在她耳边,她闭着眼睛,听他叙述往事,在心底回味,那失去的记忆。“后来,我们举行了婚礼……”“别说了,”她忽然抓住他的手,故事的最后,她不想听,因为她曾在梦境里见过,见过他的自尽,见过她自己的绝望,冰冷的感觉倏然袭击了她,她在他怀里颤抖。他回握住她的手,“后来,奥斯圣王封印了你,让你永远沉睡。却在千年时留下一个缺口,让你有复生的机会。”“如果我们相爱,我就能复生,是不是?”她忽然问。他没有回答。“奥斯圣王为什么要故意留下那个缺口,让我有机会转生呢?并且还是在千年后,与你重逢的时候。”她轻叹。“我带你出去。”他转开了话题。她在黑暗里看他俊雅的脸庞,“你不必回避我,我知道答案,前世的我是心甘情愿的被他封印,他是顾念了我们之间的真情,所以才留下这个机会,是不是?”“你想变成流沙吗?”他忽然问。“想,我喜欢流沙的飞扬,喜欢她的霸气,喜欢她的权利她的一切!”她说的激昂。“流沙就是杀戮。你想那样吗?如果你成为流沙,那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他的话让她失神,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表达自己。“若我是云离呢?我们就能在一起吗?整个精灵族,白精灵与黑精灵的地位千差万别,何况那个女王和长老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在一起吗?”她质问。“云离,”他轻叹,叫着她的名字,声音里带着从所未有的柔情,“我希望你是云离,而不是流沙。为了我,你不能放弃复生的念头吗?”“苍昀,”她反感的推拒他,“你看看我这满身的伤,你让我放弃,你让我就这样受折磨,这样被他们欺负吗?你这是自私!”“成为流沙的你会比现在幸福吗?不会。”他声音里带着不寻常的激动。“但现在的我,也感受不到幸福。”她冷冷的回答。“你终究还是流沙的心性,”他倏然放开了她,颓然的闭上眼,语气中充满了疲惫。眼中凝结的那颗晶莹,悄无声息的划落。“我们离开这里。”他俯身对她说,说着就抱起她。云离昏沉中感觉被苍昀摇摇晃晃的抱在怀里,似乎在行走,似乎在晃动。一步一步,似乎很艰难。“这里很难走吗?”她模糊的问了句。“你睡吧。”他平静的回答。于是,她就闭上眼,待在他温暖的怀里。“苍昀,你真想带走她?”在地牢长长通道的尽头,多隆拦在他们面前。“多隆,你想违背刚才说的话?只要我走过蚀魔梯,到地牢把她带走,你们就不阻拦。”他站定在那里,冷冷看着多隆。多隆鄙夷的一笑,“这样的赌注能相信吗?更何况,你手里的是个魔人,这可是个大祸害!”“所以呢?”他冷声问。“所以,你们自然不能如此轻松的走出这里。我可是白精灵的大长老,有保护精灵的职责。不像你大魔法师,为了这个魔人可是忘了一切了!”苍昀嘴角微扯,“我早知道,不会如此容易走出这里。”“知道?”多隆嗤笑,“苍昀,我不得不佩服你。居然可以活着走过蚀魔梯,你现在还有力气抱她?我看你还是省省力气吧。”“你拦在这里,难道是不敢站在众多精灵面前,公然的阻拦我们?”苍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多隆一气,微眯了眼,“是又如何?他们早当你死在蚀魔梯上了!”“是吗?”苍昀冷笑,“好吧,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拦下我!”他放下云离,银蓝色的长发在黑暗里闪过夺目的光亮,多隆只见在他双手的掌心,那自发间闪起的银亮光泽流动到那里,并且越来越夺目。“你……你居然还能汇聚起魔法流?”他感到不可置信,心里有丝丝的恐惧慢慢滋生。“多隆,你早想除了我,不是吗?”苍昀淡淡的说。“哼!不错!为什么你就能做神圣魔法师?你有什么了不起?从小修炼的时候,我比你更努力,一切的事情我都比你做的努力,大法师临死之前居然还是选你做神圣魔法师,我不服!不服!”他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你的心太丑陋了。”苍昀清澈的眼望着他。“丑陋?”多隆冷笑,“今天这颗丑陋的心,就要把你这圣洁的心彻底毁灭!”他豁出去了,苍昀不可能还有多少魔力,蚀魔梯已经吸去他全部的魔法,他还怕什么?多隆汇集起自己红色的魔法源,准备与苍昀全力的一击!苍昀看身边昏迷状态的云离,微微皱眉。这样不行,在这个狭窄的甬道里,如果他一击不中,无法抵挡多隆的进攻,那么会伤到她。他必须想一个法子去到外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还有多少的能量,不过是一个虚晃的壳子。苍昀心底苦笑,面上却决不显露一丝一毫。这时候,外面似乎吵闹起来。“多隆长老,不好了,有个魔族人闯了进来!一路上,已经很多精灵伤在他手上!”地牢的甬道外,有精灵在喊叫。苍昀嘴角微漾,穆瑟,你来得正好!“苍昀,你受死吧!”多隆乍然大喊,红色的光束飞速朝苍昀袭来。苍昀用瞬间的速度,将云离抱在怀里,银兰的光束并没有击向多隆,而是从侧面席卷向多隆的红色光束。两道光束碰撞在一起,擦出绚烂的火花。苍昀算准时间,抱着云离飞身跳出甬道口。那被他的银蓝色魔法流击转方向的红色光束,在他们跳出洞口的同一时间,又掉转方向飞速向他们袭来。苍昀将云离推到一边,整个人迎上去,挡住了那红色冲击的魔法流!身子被魔法流穿过,抛到很高的云霄,雪白的衣衫在空中飞扬,然后如一只雪白的蝶,慢慢的,掉落下来。“苍昀!”清醒过来的云离,正好看到这一幕。她失声大叫。外面聚集的白精灵也被眼前的情景震呆了。他们的神圣魔法师,没有死在蚀魔梯,却在此刻上演如此凄艳刺目的一幕。“苍昀!”云离顾不得自己,跑着爬着拖着自己的身子迎过去,抱住徐徐飘落的他。“苍昀,你怎么样?”云离红了眼,轻拍他的脸。这才发现,他的脸色白的甚过他身上的衣衫,没有丝毫的颜色,气息微弱。而他的另一半雪衫,早已染满了鲜血。“怎么会……怎么会?”她全然无助,只能痴痴的看他。他微微的睁开眼,“云……离……”“我在这儿,在这儿!”她心痛的握住他的手,那种如针刺般的痛楚,第一次占满了她整个心房。原来,她的心还会为一个人这样的痛。“答应我……不要……不要复生为流沙……不要……”“苍昀,”她哭。她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一直落到他的手背。他努力的泛起一丝微笑,想伸手去拭掉她的眼泪,这是记忆里,她第一次为他掉泪,他的云离为他掉泪,流沙却不会。“我……爱……你……”他想告诉她,他爱她的事实,在前世没有机会说出的事实,那是他永远的遗憾,这一世,他终于可以对她说出自己的感情。“苍昀!”云离痛哭,紧紧的抱住他,将脸颊贴上他的脸,任泪水肆虐,任多隆走近她。她根本不想抵抗,她根本没有神智,她全部的意志,都随着怀里的那个人,要去了!一路拼杀进来的穆瑟,撞见的正是这一幕!浑身是血的云离和苍昀,紧紧的抱在一起。她晶莹的泪水滚滚落在他没有颜色的脸颊。“女王……”穆瑟失声轻呼。只见多隆厉笑着,发出一道巨红的魔法流,朝他们攻去。穆瑟拼身向前,却绝望的发现已经来不及。“不!女王!”他大叫。

,,湖北11选5

上一篇:跟吾们回分区去
下一篇:早晨爱爱比晚上做爱好的原因有哪些?-